第36封情书

第36封情书

第36封情书http://www.0279.net/23774/

第36封情书
  连日心浮气躁的,还道是中邪了呢,岂料原是你在心中作祟。理不辨不明,话不吐不快,于是就想写点儿东西,聊以祭奠已经逝去的青春...
  这是某人青春期荷尔蒙过度活跃的故事,俗称,早恋。故事开始:
  于你而言,我喜欢上你,估计你也挺无奈的。那也没办法,谁教在那个躁动的年代,恰巧你我同校,恰巧同班,恰巧同桌,更巧的是,你还是一男青年!!!所以我对你产生女青年应有的感觉那也是顺应形势,势不可挡,挡我者死的。
  对我来说,你的存在,那是既辛苦,又幸福。不过,我始终相信,存在即是合理,没道理设置障碍,况且恰巧我又是一以推波助澜见长的人,更何况涉及自身。于是乎一封带着翅膀的情书在某一个月黑风高的晚自习横空出世并砸中了你。如果你不记得,那容我回忆一下,说那是情书,简直就是对情书的不尊重,哪有那么不上档次的情书,我们姑且称之为习作。依稀记得貌似是以红(绿?)色作文纸打底,其上龙飞凤舞,末了还以当时流行的“I LOVE YOU”作结,原谅我内容真是一个字都不记得,料想也不会超出一般“习作”的范畴。言归正传,经朋友之手交给你之后,不久就有了回音,简言之,NO!
  情窦初开的心就被乱箭齐发射成了筛子,这得是多大的打击。时间久了,记忆难免有偏差,但我当时肯定是没放弃的,一定还八百里加急又快递多封了吧。那么厚的脸皮,现在想想真想找个风水宝地挖个坑把自己埋了算了。不过也佩服十四五岁的我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勇气。
  在喜欢上你之前,我一直是雌雄同体,唯学为能,虽外表难入别人法眼,但学习方面自诩出类拔萃,老师们亦青眼相加。喜欢上你之后,我不仅重新对自己的性别进行的严肃的审视而且在学习方面的优越感也不翼而飞。正应了张爱玲“遇见你我变得很低很低,一直低到尘埃里去,但我的心是欢喜的”这句话。
其实,你和别的男生也没多大区别,单薄的身体,变声期的公鸭嗓音,经常油腻腻的头发,可能是聪明了点儿,笑容勾人了点儿,甚至还比某些人丑了点儿,但我就是无法自拔的喜欢上了你。一步错,步步错。在此之前,我们好歹还勾肩搭背,脑袋凑一起谈天说地,讨论过艰涩的数学题。可这些全被我一封情书给毁了。唉,万恶的旧社会,万恶的情书!
  从此我们变得陌生,我变得别扭,真的是有咫尺天涯的错觉,当时用生不如死这个词好像更合适,虽稍显夸张但情真意切。
  偶尔有那么几次,我见缝插针的和你说话;光荣的接受给你代写作业的任务;利用职务之便掩护你逃课;转身时眼光不小心撞到(我是故意把你看其他女生的眼神拦腰截断的!!!);你跟其他男生奔跑打闹急转弯时右手无意识的勾过我的腰间...我自作多情的创造各种机会,把各种巧合归结于缘分,有点走火入魔。影没影响成绩我忘了,但肯定严重影响了我的智商,到现在脑袋一遇到这事儿都运转不良。
但是,我清楚地知道,你不喜欢我。甚至,大概也许可能还有些烦?年少轻狂不识眼色,此生也就这一次。
  后来...哦,后来,我都望眼欲穿了,你突然情窦也初开了,喜欢上了别人。还是两个!两个!!晴天霹雳呀。她们和我都不是一个类型的,怎么说呢,一个南星一个北斗。都到这会儿了,石头也该开窍说声STOP了,我确实沉寂了一段时间。复活之后好像还是很明显的表现了我情商明显为负的嫉妒。还好你没同她俩修成正果,否则我可能会默默吐一大盆血之后喊声“既生瑜,何生亮”而亡。
转变是在中考前,我好像也顾不上你了,人由躁急变得稍微安稳,心思也大部分用在了学习上。想不到老天竟又开了我一次玩笑。
  恩,还是缘分,我们又上了同一所高中,而且同班(其实也没得选,学校就那么几个)。当时心里激动了很长一段时间,知道内情的孩子们都说那会儿我看你的眼神都是狼子野心,昭然若揭呀!本来我都死心了,可天时地利的就没忍住,我又冲动了,一打小纸条加一堆哀怨的小眼神过后,物极必反,像是上帝的安排,老班安排座位竟然一个东南一个西北,不给我留活路啊。但那颗小火苗怎么都压不下去,看的一些言情小说还都火上浇油。时势造英雄,我只能说,那会儿的我,是特定历史时期的我。高中三年,其实也乏善可陈,你是我书山题海中的一叶扁舟,忽近忽远,神笔马良也画不得那么真实。
  再后来嘛...我们都高考失利,进入唯一一所补习学校。我学文,你学理;我楼上,你楼下;我单身,你再次有了喜欢的人。补习那段时间,世界观和人生观正在恍惚,外界接收的信息和自己的心得体会融合形成风格迥异的处世态度。很明显,我走偏了,往事不堪回首,一笔带过。从别人的闲谈以及小道消息中得知,你好像还是很聪明,典型的理科生脑袋。这会儿,你回复的小纸条上有了诸如“你是聪明人,知道该怎么做”、“我们结婚了让你当伴娘”之类的字眼,明显,是成熟和幼稚的混搭期。彼时,我开始横着长,而你,某天在楼梯上遇见时才发现已经从精瘦变成了倒三角,海拔也猛然间超过了我很多。
我们都在改变。
  不变的东西,已经屈指可数。
  本来以为有挺多可说的,写下来,也不过两节厕纸的长度。可这短短两节厕纸,在我心中的分量却远比一本中国近代史来的厚重。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那么一个不可能的人,或现实,或虚构。可能他(她)的轮廓已经模糊,但就像走路撞到电线杆,大年三十吃饺子咬到硬币,或许已经忘了电线竿的高矮粗细,硬币的面值,但撞到的痛楚,咬到幸运币的喜悦,都清清楚楚记录在脑海深处,某天某个场景可能就会导出一系列的记忆。没办法,人力所不能及的事。
  总之,你是我人生当中一座难以逾越的里程碑。22了,眼瞅着就奔三了,趁这些回忆还热乎着,我得先下手为强记下来。仅此而已,别无他意。
  只是想着以后若能见面,何时?何地?我会换上什么表情?而那,又是怎样的情景?网络错线?同学聚会?同学的婚礼上?菜市场?某公司门口?...又或者已是垂垂老矣,经人提醒才能记起对方是谁,到那时,我一定能带着笑脸同你寒暄,以久违的口吻说一句:“好久不见”...
 

本文地址:第36封情书http://www.0279.net/23774/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