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有你,我怎敢肚子沧桑

红尘有你,我怎敢肚子沧桑

红尘有你,我怎敢肚子沧桑http://www.0279.net/24114/

故乡的母亲
  游子脱下的衣服,一扭,就成了季节的两端。一端是母亲疲惫的眼里,浸染着那召唤的泪滴。一端是乡愁,望穿季节的秋菊。
  诗行里,母亲手执故乡。还在油灯下,数着诗与期盼的距离。故乡,永远只有两行诗:一行是母亲的平仄,一行是母亲的韵脚。
  故乡的水,定格了记忆中的潮湿。故乡的人,永远在村口,守候那垂吊的榆树。听说有亲人回来,那棵榆树的叶子就会坠落。即便榆树枯叶殆尽,母亲依然在树下,浇灌那棵希冀。
  孩提的脚步已经折叠了母亲的皱纹。苍老的呼唤已斑驳了春秋。岁月、季节、日历沉重。故乡压弯了母亲的脊背。行囊却一直空空,只有母亲的印痕,用粗糙的手,把沧桑密缝。
  远方,母亲只能用眼光阅读。读了一生,还在道世:我的儿女在那个方向,等着归期。母亲会把儿女的礼物,用消瘦的日子来珍藏。故乡的母亲,守候,就是一个距离的思念。
  麦子黄时,母亲的脸庞如此那般饱满。田野里的身影,越过麦浪,倒下的,却是母亲的漂亮。麦芽里,发酵的,总是母亲的梦想。母亲就永恒着那种拥抱的姿势,把故乡的四季,围成了一个圈,轮回着,岁月的光芒。
  故乡在记忆里间或沉淀,故乡在铁轨上流浪。可母亲,枕在小站旁,听了火车的鸣叫,永远都会失眠。
  母亲,故乡。故乡,母亲。始终是两条平行线。一路带着我,在线的中间向前。

红尘有你,我怎敢肚子沧桑
  浮生如此,别多会少,不如莫遇。默默地念着纳兰的句子,心底戚戚然升腾起一股儿绵绵的缘愁。然尘世这般境遇,非人力可持。不管以后将如何结束,我只记得,我们曾经相遇过。似天空和烟火,一触碰,是那般绚丽繁华。若说,这一辈子总是在聚散中匆匆,而我亦不恼。
  彼时,陌上花开,你我在唐诗宋雨中,偶然相识。曾问过,在茫茫人海,在时光的无垠荒野,在诗意纵横的网缘中,为何我们会相遇。许是前世未解的那丝丝丁香情愁,许是黄泉路上的那不经意间的回眸,许是飞鸟与大海的半世相守。我们相遇,在木棉花飘零的春天。未曾想,那信手拈来的如梦令,竟点亮了彼此的心灯。
  流云千丈堪醉卧,是谁月下独酌。浮生谁能一笑过,明灭楼台上灯火。很感激上苍赋予我们的遇见。光阴如水,回首间,我们已经相携走过了几个春秋。总说光阴最是无情。然你我,相敬,相持,一往情深的友谊在时光里淡淡绵延。由衷的庆幸,在了结一段尘缘时,能有你的支持和宽慰。想来这是我命定的一场暖意的交集。时常庆幸自己,因为有你的陪伴,寂寞的时光,便也不那般难捱。在心底感激上苍与我的馈赠。那是这庸碌红尘中千金不换的珍宝。
  我们的情谊,在悠悠的诗词花雨中。风吹残叶飘零,空院寂静冷清。伊人空待谁?空对明月寄情。残梦迷茫堪忧,伊人泪湿眼眸。孤视窗外柳,丝丝缠绵轻柔。忘愁,忘愁。祈盼与君相守。水清见底,情真无言。一起走过云淡风轻的日子。未曾有过过激的争执。也不辜负了这一场千里跋涉的心的交流。
  每每想起,我们无数次灵犀般的相通,那些贯彻心底的悠然诗语。无数次,谈古论今的开怀而笑。偶尔谈起,对世间情缘的看法。竟在寥寥数语中看到那么相似的自己。想来,世人所说的,蓝颜知己,不外如此吧。我不知道,用何种言语,来谈起我们的遇见。也许,这份情谊,不须这些沾染了俗世红尘的残言俗字来描述。它已似春雨滋润过的绿叶,那般清新,温软我心。
  不求与君同相守,只愿伴君天涯路。夜色阑珊,也不想就这般施施然睡下。想着过往日日夜夜留存下的温暖。些许悸动。我知,此生的情谊已超过庸俗的情爱。月色如练,柔柔的照在你的头像上。看你温润如玉,一如初见。一直在心底记着,在最难过的日子里,你的陪伴。让我从绝望的阴霾里走向光明。说不清自己心底的感觉。几许感动,几许欣赏,几许迷惘。
  感谢你的包容,让我没来由的小脾性,未有越演越烈。我们忙碌于学习工作。即使很久不曾有过只言片语。却也不曾将彼此在心中暗淡几分。因为那已经如石凿刀刻,在风雨侵蚀中亦能不朽。即便是你我相隔千山万水,却也好似比睦而邻。感觉不到距离间的遥远。
  关于爱情,关于生活,关于文学。这些共同的认知,成就了我们这段不朽的友情。也许我从未,这么明白透彻的说过我们的这段感情。我喜欢你对世事的无所谓,喜欢你迥异于我的飒爽文风,喜欢你云淡风轻的表情。更喜欢彼此亲密无间却又真真切切清清白白纯洁友情。喜欢我们在一起诗情画意的每一个日子。已记不清,我们相携写下了多少江南烟雨柔情似梦的文字。
  那些轮回里,熙熙攘攘刻入脑海的记忆,也许到我们年老齿落,两鬓斑白。想到如今的美好往事,想起那些感动彼此的细枝末节。必会莞尔一笑,感慨此生,有你同行,真好。若今昔一别,一别永年,苍山负雪,浮生尽歇。看到你说,你同我一样。若是离去,必将决绝,再无回旋。是啊,知我莫若你也。
  想来,此时心中有愧。还是自己的小女儿心性太甚。难为你不离不弃,不恼不怒的劝慰我。我愿倾尽天下之力,换你真心一笑。我愿,指绽红莲,诉我此心有愧。闭目,带着微笑。我安然入眠。梦中的你,笑容点亮了整座城市的灯火……


如果可以
  不觉秋已重,寒雨更添凉,夜风吹庭过,黄花满地殇。我像一只幽灵一样,半睁着眼,脚步蹒跚,脸红微醺,倒倒歪歪的,穿梭在黑夜里。
  今夜,有些冷,从酒吧出来后,吹吹风,清醒了不少,我自信还能站得稳,我和朋友一路搀扶着,一路苦笑着,我所能仰望的是夜空,不让别人发现早已泪已沧海。在这繁华的城市风景里,我还能做什麽呢?
  生存,像一块面包,谁都努力去抢,去争。我,这样的草根,纵然心比天高,鄙视酒场的气息,讨厌职场的龌龊,却只道是命比纸薄,终是无奈地生存着。
  因为,生活,足够残忍,使我高尚不起来。在客人执意灌我喝酒的时候,我在那巧笑妩媚的言语中纠结着,在那推杯换盅的醉酒中寻找那么一点点狭缝,一个生存的空间,让我攒点温度暖过这寒冷将至的冬天
  扁平的胃被白酒侵蚀得翻江倒海,单薄的青春在浓烈的酒味里显得如此苍白,我不曾迷恋这种悲哀,而是拼命摆脱这样的感伤。总是无语凝噎,无处话凄凉。
  凝望着,那些渐熄的万家灯火,是否还能透彻通明?
  送走友人,我便一个人静静地走在大街上,踱步而来。一路走过,风景嫣然。
  偶然间,看见一漂亮MM摇曳着婀娜多姿的身段,跳跃着欢快的笑声,回眸着那低头笑的温柔,令多少熟男止步顾盼众生,她不知道生活是什麽颜色;帅气的GG竟然不压红颜妒,挺拔的脊梁,棱角分明的脸庞,灿若夏花的眸子,带有一丝叛逆、玩世不恭而勃然生机,甩了一头漂亮的发,没少让女孩们心旌动摇,为之倾倒,他不懂灯红酒绿下有着怎样的迷失。
  一位年轻的妈妈手牵着一个稚气的小女孩,她歪着头天真的追问着妈妈,“为什么今天晚上不见星星?”妈妈只是笑笑,没及时回答她。
  “妈妈,难道它们是回家了么?还是不愿见我?”她有些沮丧地低着头自问。
  妈妈蹲下来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微笑地告诉她,“星星累了,星星想妈妈了,所以它们回家了呀!宝贝,我们也回家了吧!”
  愣愣地站着,看着那宝贝一路欢快地蹦跳着,像是大海里欢乐的鱼儿,那一瞬间,心里悄然滑过一丝丝温暖,来着母爱的温情,有些羡慕,有些渴望,有些酸涩。
  此时,我想家了,想妈妈了,虽然爸爸妈妈不曾抱过我。哪怕看他们一眼也能温暖此时我那苍凉而苦寂的心。
  走在漫漫的黑夜里,路边灯光如瞌睡人的眼帘,恓恓嗦嗦的,投影在黑暗的夜里,昏黄得发凉发颤。擦肩一瞬,两古稀之年的老人相互搀扶着,弯成弓样的背,手牵着手,不离不弃,走在风中,走在黑夜里,一路笑着,一路走着,看着他们留下的背影,心里感觉很温暖,几许柔软。
  突然想起一首歌来,“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慢慢变老…”
  是啊,此生能与君早看朝露,傍赏夕阳,晚观星辰,体味花来花落,闲看云卷云舒,静听春夏秋冬…彼一生便何求?
  成为彼此一生唯一的拐杖,一起笑看人生的风雨,一起等待人生的落幕。何尝不是我所追求的爱情和人生呢?
  被冷风惊醒,我的思绪竟像开了匝的阀门,停不下来了,一阵阵晚风抚面,脚底迟疑,心生旌往,城市在灯红酒绿、夜夜笙歌、霓虹闪烁下包装着,正散发着一股迷人心神,惑人之心智,溃散其灵魂的诱惑力,这样的诱惑太强悍了。
  而我司空见惯地用冷漠的眼睛审视这夜的极度苍凉,竟然一不小心触摸到这黑夜的脊梁,越发悲凉而惊怵…
  此时,嗖的一下,一枚叶子随我的视线在昏暗的路灯光下,翩若彩蝶,飞舞着盘旋着,让我错愕地以为秋天童话故事将拉开帷幕了。
  脚步走走停停,大脑稀里糊涂地记了一地,趁着宁静的周遭,赶着昏黄的指引,走向了住的窝,这一散心,真把心给走散了,把心都丢在了风里了,把魂也落在了那背影后的叹息中。
  起风了。站在有风的路口,北风一阵紧似一阵。我在倾听来自心灵的回音。
  城市的喧扰,定格在热闹的时空里,我带着醉意默然低泣。
  如果可以,让我们掬一杯清风,摇曳野菊璨黄,扎一束毛草,飘散着羊角辫的流年;绕成一段芦苇荡的故事,让心灵回归…
  田野一脸悠绿,泛着貌似春天的气息;山间肃立着青柏翠竹的姿态,静默为一幅水墨画;天边,一抹微红一笑,淡然的褪变成夕阳里的晚风。
  远处还依稀听见鸟儿的鸣唱,好似一曲归去来兮…一只只雄鸡在田埂上追赶着丰满的母鸡,往农家的舍下走着,鸭宝宝们一拐一拐地漫步,伴着嘎嘎声,主人散下粮食,它们便欢乐地答谢着年老的主人,狗族们则尾随着主人们,一摇一颠地乐呵呵跟在小主人身后,时而舔舔小主人的后腿,时而奔跑着等候着小主人…
  如果可以,在黄昏时分,携着爱人漫步,感受夜,将至;感受风,抚面;江上一瞥惊鸿;此时踩踏在眺望台的木地板上,原始、自然,一眼望去,波光粼粼,流动着生机…
  杨柳垂着长长的绿发,妩媚、妖娆…漫步在那幽长的江上,凉凉的风,舒心…我便可以闻到了夏天的味道,一阵炭香轻然飘来,赢来了人们豪爽的笑声和坦荡的划拳,孩子们的嬉笑…
  那种生活简单,美丽…走上长长的索桥,就能摇晃着我的青春,哪怕脚发抖着,身体也跟着颤抖。俯首一看,江水清澈,心生喜欢。
  如果可以,在夜幕落下的时候,围着锅炉边,听着锅儿碗瓢一起奏响平凡世界的旋律,看着油盐酱醋茶腌制生活的味道,闲看袅绕的炊烟升腾在希望中,嗅着香喷喷的饭菜早已飘进胃里。
  点一盏心灯,守着一桌菜,哪怕是有一菜一汤也好,静静等待良人的归来。
  和心爱的人浅吟低酌一杯小酒,聆听夜独特的呼吸声和喘息声,歌唱着“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把爱情和人生演绎到最纯美的地步。
  呵呵,那该是多美,多真实,多恬静,没有喧嚣,没有恶毒,没有虚伪,没有无奈,没有世尘俗落……
  走着,想着,走进自己的住处,一栽头倒在床上,任由泪湿枕巾。
  夜已经以黎明的姿态从指针间敲响,我来不及洗漱,来不及告别昨夜的酒,就被带进庄生的蝴蝶梦里。
  酣睡,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眉宇间滞留淡淡的忧伤。睡吧,睡吧。
  在夜深行帐灯下,在这悲伤的夜里,给自己道一声晚安吧。
  天亮,继续折腾,继续生存,继续活着……

本文地址:红尘有你,我怎敢肚子沧桑http://www.0279.net/24114/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