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

时光

时光http://www.0279.net/24560/

时光
  一岁将尽,便进入一种此时特有的气氛中。平日里奔波忙碌,只觉得时间的紧迫,很难感受到时光的存在。时间属于现实,时光属于人生。然而到了年终时分,时光的感觉乍然出现。它短促、有限、性急,你在后边追它,却始终抓不到它飘飞的衣袂。它飞也似的向着年的终点奔去,等到你真的将它超越,年已经过去,那一大片时光便留在过往不复的岁月里了。
  今晚突然停电,摸黑点起蜡烛。烛光如同光明的花苞,宁静地浮在漆黑的空间里;室内无风,这光之花苞便分外优雅与美丽;些许的光散布开来,朦胧依稀勾勒出周围的事物。没有电就没有音乐相伴,但我有比音乐更好的伴侣——思考
  可是对于生活最具悟性的,不是思想者,而是普通大众。比如大众俗语中,把临近年终这几天称作年根儿,多么真切和形象!它叫我们顿时发觉,一棵本来是绿意盈盈的岁月之树,已被我们消耗殆尽,只剩下一点点根底。时光竟然这么的紧迫、拮据与深浓……
  一下子一年里经历过的种种事物的影像全都重叠地堆在眼前。不管这些事情怎样庞杂与艰个辛,无奈与突兀。我更想从中找到自己的足痕。从春天落英缤纷的京都退藏到冬日小雨满空的雅典德尔菲遗址;从重庆荒芜的红卫兵墓到津南那条神奇的蛤蜊堤;从一个会场到另一个会场;从另一个活动到另一个活动中,究竟哪一些足迹至今清晰犹在?哪一些足迹杂沓模糊甚至早被时光干干净净一抹而去?
  我瞪着眼前的重重黑影,使劲看去。就在烛光散布的尽头,忽然看到一双眼睛正直对着我。目光冷峻锐利,逼视而来。这原是我放在那里的一尊木雕的北宋天王像。然而,此刻他的目光却变得分外有力。他何以穿过夜的浓雾,穿过漫长的八百年,锐不可当、拷问似地直视着任何敢于朝他瞧上一眼的人?显然,是由于八百年前那位不知名的民间雕工传神的本领、非凡的才气把一种阳刚正气和直逼邪恶的精神注入其中。如今那位无名雕工早已了无踪影,然而他那令人震撼的生命精神却保存了下来。
  在这里,时光不是分毫不曾消逝吗?
  植物死了,把它的生命留存在种子里;诗人离去,把他的生命留存在诗句里。
  时光对于人,其实就是生命的过程。当生命到终点,不一定消失得没有痕迹,有时它还会转化为另一种形态存在或再生。母与子的生命的转换,不就在延续着整个人类吗?再造生命,才是最伟大的生命奇迹。而此中,艺术家们应是最幸福的一种。唯有他们能用自己的生命去再造一个新的生命。小说家再造的是代代相传的人物,作曲家再造的是他们那个可以听到的迷人而永在的灵魂。
  此刻,我的眸子闪闪发亮,视野开阔,房间里的一切艺术珍品都一点点地呈现。它们不是被烛光照亮,而是被我陡然觉醒的心智召唤出来的。
  其实我最清晰和最深刻的足迹,应是书桌下边,水泥的地面上那两个被自己的双足磨成的浅坑。我的时光只有被安顿在这里,它才不会消失,而被我转化成一个个独异又鲜活的生命,以及一行行永不褪色的文字。然而我一年里把多少时光抛入尘嚣,或是支付给种种一闪即逝的虚幻的社会场景。甚至有时属于自己的时光反成了别人的恩赐。检阅一下自己创造的人物吧,掂量他们的寿命有多长。艺术的生命是用他艺术的生命计量的,每个艺术家都有可能达到永恒,放弃掉的只能是自己。是不是?
  迎面那宋代天王瞪着我,等我回答。
  我无言以对,尴尬到了自感狼狈。
  忽然,电来了,灯光大亮,事物通明,恍如改换天地。刚才那片幽阔深远的思想世界顿时不在,唯有烛火空自燃烧,显得多余。再看那宋代的天王像,在灯光里仿佛换了一个神气,不再那样咄咄逼人了。
  

说话
  我出门不大说话,是因为我不会说普通话。人一稠,只有安静着听,能笑的也笑,能恼的也恼,或者不动声色。口舌的功能失去了重要的一面,吸烟就特别多,更好吃辣子,吃醋。
  我曾经努力学过普通话,最早是我过一次金牙的时候,再是我恋爱的时候,再是我有些名声,常常被人邀请。但我一学说,舌头就发硬,像大街上走模特儿的一字步,有醋溜过的味儿。自己都恶心自己的声调,也便羞于出口让别人听,所以终没有学成。
  后来想,毛主席都不说普通话,我也不说了。而我的家乡话外人听不懂,常要一边说一边用笔写些字眼,说话的思维便要隔断,越发说话没了激情,也没了情趣,于是就干脆不说了。
  数年前同一个朋友上京,他会普通话,一切应酬由他说,遗憾的是他口吃,话虽说得很慢,仍结结巴巴,常让人有没气儿了,要过去了的危险感觉。偏有一日在长安街上有人问路,这人竟也是口吃,我的朋友就一语不发,过后我问怎么不说,他说,人家也是口吃,我要回答了,那人以为我是在模仿戏弄,所以他是封了口的。受朋友的启示,以后我更不愿说话。有一年夏天,北京的作家叫莫言的去新疆,突然给我发了电报,让我去西安火车站接他,那时我还未见过莫言,就在一个纸牌上写了“莫言”二字在车站转来转去等他,一个上午我没有说一句话,好多人直瞅着我也不说话。那日莫言因故未能到西安,直到快下午了,我迫不得已问一个人X次列车到站了没有,那人先把我手中的纸牌翻了过儿,说:“现在我可以对你说话了,我不知道。”我才猛然醒悟到纸牌上写着莫言二字。这两个字真好,可惜让别人用了笔名。我现在常提一个提包,是一家聋哑学校送我的,我每每把有“聋哑学校”的字样亮出来,出门在外觉得很自在。
  不会说普通话,有口难言,我就不去见领导,见女人,见生人,慢慢乏于社交,越发瓜呆。但我会骂人,用家乡的土话骂,很觉畅美。我这么说的时候,其实心里很悲哀,恨自己太不行,自己就又给自己鼓劲,所以在许多文章中,我写我的出生地绝不写是贫困的山地,而写“出生的地方如同韶山”,写不会说普通话时偏写道:普通话是普通人说的话嘛!
  一个和尚曾给我传授过成就大事的秘诀:心系一处,守口如瓶。我的女儿在她的卧房里也写了这八个字的座右铭,但她写成:“心系一处,守口如平”,平是我的乳名,她说她也要守口如爸爸
  不会说普通话,我失去了好多好事,也避了诸多是非。世上有流言和留言——流言凭嘴,留言靠笔——我不会去流言,而滚滚流言对我而来时,我只能沉默。


直面人生,活在当下
  生命,是一个不停运转的过程,也是一个不断损耗的过程;生命,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逐渐长大成熟,这也就意味着他在走向另一个极端——衰老和死亡。这是一个亘古不变的自然规律,也是一个无法回避的客观事实。
  既然,生命是一次性的消费,这对于我们的每一个人来说是如此的宝贵和奢华,那就容不得我们去铺张浪费,更容不得我们去随意践踏。所以,直面人生,活在当下,这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至关重要且意义非凡。
  一个人不管曾经怎样的叱咤风云、功勋卓著,那也只能证明他曾经付出艰辛和努力并得到了丰厚的回报。而如果他一昧地躺在功劳薄上沉浸在昨天的辉煌里不能自拔,忘却了今天职责和使命,那他只能坐吃山空,留下的将是一个苍白无奈的明天,最终只能徒增一份失落和伤感。我们只有珍惜当下拥有的一切,抓牢这握在手心里的幸福,用良好平和的心态经营好当下的生活,踏踏实实地过好每一个今天,那么你才能够从容不迫地迎接光辉灿烂的明天。
  一个人不管曾经怎样的一败涂地、狼狈不堪,那也只是他生命中一个伤痛的烙印,而不是他颓废、不思进取的理由。如今只有把失败和痛苦踩在脚底,作为踏向成功的垫脚石;只要吃一堑,长一智,把昨天的教训化作今天开拓进取的动力,那他能仍能把握住一个精彩而美好的明天。如果他一昧地沉浸在失败的阴影中不能自拔,那他不但输掉了昨天还要输掉明天,那他的一生注定是涂满悲剧色彩。
  一个人不管拥有多么的年轻资本,也不管他怎样的踌躇满志,胸怀怎样的雄心壮志,把未来规划得怎样的繁花似锦,但如果现在不付出实际行动,不脚踏实地走好每一步,那未来的一切只不过是空中楼阁。我们只有抓住年轻的时光经营好当下,潜心地学习,勤奋地工作,踏实地做人处事,汲取更多的知识营养,谋得更多的生存技能,为今后的人生路积蓄丰厚的内涵和底蕴,那么明天的腾飞肯定是指日可待。
  总之,一个人不管曾经是成功也好失败也罢,也不管将来会是灿烂辉煌或者暗淡无光,但昨天已成历史,明天永是未知,唯有今天就在眼前。我们只有直面人生,活在当下,把握住今天,你才能过得心安理得踏实从容,你才可能赢得绚丽多姿的明天。 
  正如闻名世界的越南高僧一行禅师《一步一莲花》中写道:
  生命的意义只能从当下去寻找。
  逝者已矣,来者不可追,
  如果我们不反求当下,
  就永远探触不到生命的脉动。
  来吧,还等什么,当下这个片刻,对于生活,你品味到什么。

本文地址:时光http://www.0279.net/2456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