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姐妹

老姐妹

老姐妹http://www.0279.net/26522/

  老姐妹
  
  人以群分,物以类聚。这似乎也是千古不破的真理。现年94岁的外婆,在镇上有四五个年逾古稀的牌友,都是子孙满堂的老妪了。她们自以为,惟有她们“一伙”在一起才有快活。每天吃过午饭,便摆下局子来,一开抓,便感到心旷神怡,浑身舒畅,仿佛过去岁月长河中的一切烦恼,都被这一抓而洗涤得像云彩般美丽了。
  
  这些悠闲的老太太,各有自己辉煌的历史和精彩的人生,玩纸牌,不过是她们回忆过去的一个特殊的活动或“例行公事”。因此,她们摆局子,全不为了贏钱,而是为了展示自己过去的风采,诉说心中的苦乐,以及种种对世道的评头论足。而别的老太若想挤进圈,那她们惟一的回答是:“没门!”
  
  她们一坐下来,就是整半天或一天,但总感到时间还是对她们不公平,就不能慢点走吗?她们姐妹相称,互敬如宾。她们都差不多忘记了自己的生肖,也记不起自己的姓名了,由此,姐妹相称是最合适不过了。
  
  一天中午,丁老太一行三人来了,我外婆还在吃饭,她喊道:“老阿姐,快点吃吧,开局的辰光到了。”我外婆瘪着嘴应声道:“妹子,你们先洗洗牌,我就来。”她们在阳台上围桌而坐,冬天阳光照在她们树皮般的脸上。几个回合下来,大家不分胜负,可是,她们都获得了快乐。
  
  突然,张老太发觉少了一张“百搭”,这副牌是刚刚洗过的,现在怎么会少掉一张?众老太便在地上寻找,未有踪影。冯老太说:“真是见鬼了!”为了这张“百搭”,大家很觉扫兴。这时,丁老太说:“我上个厕所。”说着就往外走。
  
  张老太忽然发现丁老太的走路姿势有些异样,就说:“我们跟她出去看看,我觉得她有些不对劲。” 
  
  三老太在一秒钟之内达成默契,步调一致猫着腰,悄悄跟上了丁老太。并与她保持适当的距离。她们沿着墙根,轻手轻脚,犹如幼儿园的小朋友捉迷藏。
  
  丁老太并没有回而是上了楼下的厕所。她们分明见得丁老太进去后随手关上了门。众老妪迅速加快步伐,一齐挤到厕所门边,从门缝里观察动静。只见了老太坐在座便器上,脱掉一只布鞋,倒出一张纸牌来。
  
  真相大白!三老太不约而同迅速撤退,又若无其事坐到牌桌前。
  
  丁老太也若无其事地走进屋来:“我们重开一将!”冯老太淡淡一笑:“今天不来了,明天也不搭你!”“老阿姐,为啥?”丁老太有些急了。“不为啥,少了一张牌怎么来?”众老太异口同声答道。从此,丁老太再也没能进人冯老太她们的圈子,要进别的老人圈也没人肯收留。镇上的老人们暗中传说着丁老太偷牌的丑闻。
  
  可怜的丁老太在填上再也无局可下,甚至连儿媳妇都点她的背皮。她只會巨在街边一隅的花台上坐着发呆,傻乎乎地看着太阳从东边出来,从西边落山。
  
  已经一年多不见丁老太了。众老太四处打听她的下落,想让她重出江湖,到底也姐妹一场啊!可终未求成。有人说她把自己反锁在房间足不出户,有人说她已到远嫁浙江的女儿家度日去了。后来证实,丁老太在他乡抑郁成病,已不在人世。众姐妹都为她流泪,以后还不时念叨起她来……

本文地址:老姐妹http://www.0279.net/26522/

相关文章